【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湖南發展成就巡禮·領域行業篇】 開放大潮 澎湃三湘

欄目:本地新聞 ┊ 發布時間:2019-08-14 ┊ 人氣: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湖南緊跟國家對外開放步伐,在對外開放道路上不斷探索和創新,對外貿易實現歷史性跨越,外商投資環境持續改善,對外投資合作深入推進,全方位開放新格局已經形成。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湖南主動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大力實施創新引領開放崛起戰略,全省開放型經濟呈現追趕式跨越發展的良好態勢。開放大潮, 澎湃三湘。

開放發展體系實現新飛躍。2013年11月初,習近平總書記在湘考察時提出了湖南“一帶一部”定位,讓內陸湖南的區位優勢日益凸顯,為湖南新時代的開放發展確立了根本遵循。2016年11月,省第十一次黨代會首次把創新引領開放崛起定位為引領湖南經濟社會發展、建設富饒美麗幸福新湖南的總戰略,為新時代湖南的開放發展注入了強勁動力。

開放平臺建設實現新突破。70年來,迎著開放的長風,湖南的門戶向世界不斷敞開。1990年前,湖南口岸還是空白。今天,全省已擁有3個國家一類口岸和14個口岸作業區。此外,還有1個電子口岸、7個海關特殊監管區、12個指定口岸和查驗場等,各類口岸及口岸作業區數量居中西部前列,為湖南走向世界搭起大平臺。

開放發展成效實現新跨越。1985年,全省進出口總額只有319萬美元,到 2018年為465.3億美元,增長近1.5萬倍。1987年,湖南實際使用外資235萬美元,2018年,這個數字是161.91億美元。截至目前,有173家世界500強企業在湖南投資設廠。至今年6月,有1570家湘企走進93個國家和地區,累計境外合同投資233.82億美元,穩居中西部第一;累計完成對外承包工程營業額223.54億美元。

敢為人先的湖南人,向來有著面向世界的眼光和勇氣。共和國的誕生,激發了湖南開放發展的熱情。70年來,內陸省份湖南,經歷了從封閉半封閉到全方位開放的偉大轉折,深度融入世界經濟潮流——

開放大潮 澎湃三湘

8月13日,長沙黃花國際機場。 湖南日報·華聲在線記者 李健 通訊員 黃思瑤 攝影報道

湖南日報·華聲在線記者 周月桂

夏日的城陵磯碼頭,江面開闊,大型船舶穿梭不停,起吊機械繁忙裝卸貨物。這個通江達海的水運口岸,是湖南連通世界的“橋頭堡”。

明凈的藍天下,長沙黃花綜合保稅區主卡口,仿佛一架即將起飛的巨型飛機,銀色兩翼熠熠生輝。大型貨車川流不息,全球各地的貨物在此集散、分撥。

長沙鐵路貨運新北站,一列列滿載電子產品、機械配件、陶瓷、湘繡的中歐班列,從這里“一路向西”,風馳電掣,駛往莫斯科、明斯克、漢堡、杜伊斯堡……

時間是偉大的書寫者。新中國成立70年來,湖南日新月異的開放故事生動而令人震撼。水陸空通達全球,開放平臺與日俱增,外貿、外資、外經,從無到有、從有到多、從多到優,開放大門越開越大,開放大潮,澎湃三湘。

8月8日,湖南中南國際陸港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葉紅賓接受本報記者采訪。 湖南日報·華聲在線記者 李健 攝

1.對外貿易從細流到潮涌,湖南制造不斷向價值鏈高端攀升

從英國倫敦到巴西里約熱內盧,從加拿大蒙特利爾到阿聯酋迪拜,瀏陽煙花一次又一次在世界各地的夜空綻放,驚艷全球。

湖南的對外貿易正是從花炮、生豬、陶瓷、茶葉這些傳統優勢產品開始的。

新中國成立之初,受制于國內外政治經濟環境,我省對外貿易少之又少。在封閉半封閉的特殊歷史條件下,湖南的農產品和手工產品承擔著出口創匯的重任。

“那時候物資短缺,農業大省湖南的東西只要能出口就會被‘瘋搶’,醴陵的陶瓷、攸縣草席子都是搶手貨。”中國外運湖南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葉紅賓說。

外貿的春天從1978年開始。那一年,國務院下發一系列文件,要求千方百計擴大出口商品生產,辦好外貿,辦好能增加外匯收入的各項事業。

1993年2月,經國家經貿部批準,瀏陽成為我省第一個擁有外貿自營出口權的縣。上世紀九十年代,湖南花炮出口占到全國出口的一半以上。

隨著我國拿到“WTO”的入場券,進出口經營權全面放開,出口經營主體步入多元化時代,進一步促進了對外貿易發展。

然而,多年來,外向型經濟仍是內陸省份湖南發展的短板。進出口總量不大,居全國20位左右;外貿依存度低,長期徘徊在6%至7%水平,與全國平均水平相距甚遠。

2013年, “一帶一部”新定位,為湖南的開放發展提供了根本遵循。2016年11月,創新引領開放崛起戰略確立,為新時代湖南的開放發展注入了強勁動力。

從2016年開始,我省外貿進入高速增長期。2017年增速接近40%,2018年仍然增長30%左右;今年上半年增長40%以上,增幅高出全國平均水平36個百分點,增速全國第二。

1993年,曾紅艷就進入湖南外運報關有限公司擔任報關員。在她的出口報關單里,過去90%的出口產品是生豬、茶葉、稻谷等農產品,后來各種深加工產品逐漸增多,出現飛機剎車片、混凝土泵車等高端產品。

如今,湖南對外出口,各種產品出口全面爆發。

小到假發、打火機,大到泵車、游艇,出海的“湘品”通過不斷研發創新,打造品牌,向國際市場的價值鏈高端攀升。

作為“小五金之鄉”“發制品之鄉”“打火機之都”, 邵陽小商品正以嶄新的品牌形象闊步走向海外;

中車時代電氣生產的IGBT(大功率芯片)模塊產品擊敗國際競爭對手獲得國外訂單,打開了自主芯片進軍國際市場的新局面;

三一重工、中聯重科的工程機械出口到世界各地,在眾多超級工程中大顯身手……

現在,湖南已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地區)建立直接經貿往來,隨著湖南對外貿易“朋友圈”不斷擴大,市場日益多元化。上半年,全省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出口額514.6億元,增長53.6%,高出同期全省外貿增幅13.5個百分點。

從滿足外匯需要開始的外貿,在幾十年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成為拉動經濟前行的三駕馬車之一。

一組數據反映出這個巨變:1985年,全省進出口總額為319萬美元。到2018年,這個數字增長為465.3億美元,增長近1.5萬倍。

我省近年引進了一批國際知名汽車制造商落戶長沙,打造全國大型汽車制造基地。圖為廣汽菲亞特自動化生產車間。(資料圖片)湖南日報·華聲在線記者 劉尚文 攝

2.招商引資從無到有,湖南經濟與外資企業共同成長

走進位于長沙經開區的上汽大眾長沙工廠,沖壓、車身、油漆、總裝四大現代化整車制造車間依次布局,一排排正在作業的工業機器人格外醒目。

長沙經開區這片曾經的菜地和果林之上,崛起了一座現代化汽車城。湖南這個傳統農業大省,也一躍成為中國汽車制造重鎮,大眾朗逸、JEEP自由光、廣汽三菱歐藍德等一批省產汽車令湖南人深感自豪。

站在歷史的坐標上回望,湖南的“汽車夢”一度那么遙不可及。正是隨著上汽大眾、廣汽三菱、廣汽菲亞特等一批大項目的引入,美國江森、日本電裝、意大利馬瑞利等一大批知名汽車零部件企業追隨而至,讓這個夢想變為現實。

汽車工業的變遷,正是湖南引進外來資本加快發展的一個縮影。

新中國成立之初,西方國家對我國實行經濟封鎖,在封閉的條件下,一無資金、二無技術,汽車等現代工業起步格外艱難。

隨著1979年《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正式出臺,工業領域發展的春天來到了。

1982年,我省第一家外資企業粵湘強豐有限公司(泰國)開工投產,投資額為26萬美元。

這筆26萬美元的資金,是湖南引進外資的起點。2018年,這個數字是161.91億美元,增長6.2萬倍。

不斷涌入湖湘大地的外資,在經濟體制創新、經濟結構調整、培育產業集群、優化出口結構等方面對湖南經濟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也引領著湖南迅速融入全球經濟的大潮。

“對接北上廣,優化大環境”。湖南全面對標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先進地區,不斷優化開放發展環境。堅定不移推進“放管服”改革,全面落實“非禁即入”原則,嚴格實行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和公平競爭審查制度,鼓勵民間投資進入基礎產業、基礎設施、公用事業等重點領域。

“對接500強,提升產業鏈”。 圍繞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等重點產業,湖南放眼全球,著力引進總部經濟、研發中心,上汽大眾、廣汽菲亞特、廣汽三菱、博世等一批大項目落戶湖南。截至目前,有173家世界500強企業在湖南有產業和項目。

“對接湘商會,建設新家鄉”。湖南建設了一大批湘商產業園、標準廠房,鼓勵在外的“老鄉”把積累的資金和技術帶回家鄉創業,進一步加強與珠三角、長三角的經濟往來。去年,湘南湘西承接產業轉移示范區獲批設立,發揮毗鄰粵港澳的優勢,湖南承接產業轉移風生水起。

今年4月,在煙波浩渺的珠江口,兩年一屆的“港洽周”如期而至。湖南攜帶2萬多億元的招商大單,向粵港澳大灣區推介了一個精彩的新湖南,引進資金3800多億元。

70年來,湖南引進外資從無到有,從小規模、單項目引進,到促進產業鏈的形成,從單純的制造業,向商貿服務、高端研發等領域不斷擴展。

越來越多的外商在湖南這片熱土上投資和發展,為湖南注入了源源不斷的活力和動力;湖南也正在用豐厚的回報告訴世界,投資湖南是正確的選擇。

位于德國的三一普茨邁斯特工廠。2012年1月21日,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聯手中信產業基金,共同收購了世界混凝土機械第一品牌——德國普茨邁斯特控股有限公司(俗稱“德國大象”)100%的股權。(資料圖片) 通訊員 攝

3.“走出去”從勞務合作到品牌輸出,湖南產業與工程建設闊步海外

在阿聯酋阿治曼自由區中國城,從燈飾電器、家居建材到服飾箱包,九成都是中國商品,來自湖南的瓷器、黑茶等,受到當地消費者的歡迎。眼下,占地100萬平方米的阿治曼中國城二期正在火熱建設。

投建這座中國城的,是湘企博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阿治曼中國城于2008年開始建設,一期2010年10月開業,一、二期都屬于商貿物流園區。“三期我們希望能夠投資開發工業類園區,以裝備制造業、汽車組裝、工程機械及其他工業為主,吸引更多湘企入駐。”阿治曼中國城總經理羅峰說。

越來越多的湘企正以積極的姿態“走出去”,參與國際競爭與合作,建設了一批境外園區,引導更多中小企業高質量走出去。

湖南的對外經濟合作,始于勞務合作與援外工程建設。

上世紀60年代,湖南交通系統曾派遣1000多人次到尼泊爾、塞拉利昂、越南、坦桑尼亞等國筑橋修路。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湖南從參與援建,轉向對外承包工程。作為全國首個進入國外投標承包工程的省份,上世紀80年代湖南在盧旺達承建4條標準公路,總長336公里。

湖南對外直接投資起步較晚,2000年1月,湘潭神州龍實業公司在阿爾及利亞投資100萬美元,正式拉開湖南海外直接投資的序幕。

至今年6月,已有1570多家湖南企業走進93個國家和地區,累計境外合同投資233.82億美元,居中西部第一。累計完成對外承包工程營業額223.54億美元。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深入推進,如今,湘企在農業合作、礦產品加工、基礎設施建設、住房建設、裝備制造等眾多領域全面開花,海外并購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大手筆,承攬大型項目的能力越來越強,湖南企業正昂首登上國際舞臺。

在非洲島國馬達加斯加,不久前,湖南企業袁氏種業首次在這里實現了雜交水稻規模化制種。未來,雜交水稻將有望為解決非洲國家糧食安全問題作出更大貢獻。

中車株洲電力機車有限公司憑借軌道交通裝備優勢,已獲大部分國際市場準入許可,產品在中東、東南亞、中亞、非洲、歐洲等地穿梭,展示中國高端制造業的嶄新形象。

2012年,三一重工并購全球混凝土機械巨頭德國普茨邁斯特(亦稱為“大象”),通過海外并購,湘企“出海”之路越來越寬。目前,三一重工在土耳其、俄羅斯、比利時、法國、德國、印度等都設有工廠或研發基地,設有10個海外銷售大區,2018年實現國際銷售收入136億多元。

在多年的國際化進程中,中聯重科也先后收購了英國保路捷、意大利CIFA、意大利LADURNER、德國M-TEC、荷蘭RAXTAR、德國WILBERT等公司,企業的資本、文化、管理、產能一起“走出去”……

“建筑湘軍”在國際市場聲名遠揚。水電八局、中建五局、湖南建工等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捷報頻傳,在傳統的施工總承包業務之外,積極承攬BOT、融資和項目管理模式(PPP)等特許經營類項目,國際市場競爭能力得到全面提升,也帶動我省大批機電產品出口和勞務輸出。

2019年6月,首屆中國-非洲經貿博覽會在長沙舉行,并將長期落戶湖南。中非經貿合作的巨輪,在湘江之濱開啟了新的航程。湖南向世界發出了“合作共贏”的熱情呼喚。

迎著開放的長風,湖南正在越來越深、越來越廣地與世界對接。開放潮聲激越,世界遼闊無垠。

圖① 2018年3月23日,長沙黃花國際機場,飛往英國倫敦的海南航空HU421航班起飛。這是華中地區開通的首條直飛英國的航線。 湖南日報·華聲在線記者 童迪 攝 制圖/李雅文

圖② 8月8日,長沙新港碼頭。湖南日報·華聲在線記者 李健 攝

圖③ 2017年12月28日下午,滿載著51個集裝箱的(長沙至伊朗德黑蘭)中歐班列從長沙北鐵路口岸國際貨場啟程。湖南日報·華聲在線記者 郭立亮 攝

◎名片

1.城陵磯新港區

湖南城陵磯新港區成立于2009年12月,已形成“一區一港四口岸”的格局,成為中部地區唯一擁有6個國家級開放平臺的開發區,已開通到上海洋山和外高橋港“點對點”快班、到長沙“水上穿梭巴士”,至韓國、日本、東盟、澳大利亞接力航線。2018年完成集裝箱吞吐量50.46萬標箱,同比增長19.32%。2019年下半年總投資11.8億元的岳陽城陵磯港區二期工程投入運營后,城陵磯新港總吞吐能力可達100萬標箱、件雜貨年吞吐量達165萬噸。從10年前開港之初的年吞吐量4.8萬標箱,到即將成為百萬標箱的大港,城陵磯新港已成為湖南開放崛起“橋頭堡”、創新引領“最前沿”、長江經濟帶建設的主陣地。

2.長沙臨空經濟示范區

2017年5月9日,長沙臨空經濟示范區獲批設立,是全國第七個、中部地區第一個國家級臨空經濟示范區。長沙臨空經濟示范區著力打造依托湖南、立足中部、面向世界的特色航空產業高地、現代服務知識新城、綜合保稅開放口岸、綠色生態智慧航空城。園區現已初步形成以航空物流、航空工業、通用航空、臨空高科技為主的臨空產業體系。黃花綜保區2018年實現進出口額26.83億美元,2019年將力爭實現進出口額50億美元的目標。

3.中歐班列

中歐班列(湖南)是湖南對接中亞、歐洲的國際物流通道。湖南已有3個城市開通中歐班列,分別是長沙、懷化以及株洲。2014年10月,中歐班列(長沙)開通。2018年6月29日,中歐班列(懷化)開通。2019年7月4日,中歐班列(株洲)開通。中歐班列(湖南)現已開通長沙至杜伊斯堡、塔什干、莫斯科、漢堡、華沙、明斯克、布達佩斯、德黑蘭、蒂爾堡,懷化至明斯克、德黑蘭,株洲至明斯克等線路。物流服務覆蓋30個國家。2019年1至7月,中歐班列(長沙)累計發運225 列,運輸集裝箱貨物9564車皮,運輸貨物19.703萬噸,貨值3.75億美元。

4.中國-非洲經貿博覽會

中國-非洲經貿博覽會是落實中非合作論壇經貿舉措的新平臺,由國家商務部和湖南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長期落戶湖南,每兩年舉辦一屆,這是湖南第一個國際性、國家級、常態化的經貿平臺,是湖南省承擔的重大國家使命。 2019年6月27日至29日,第一屆中國-非洲經貿博覽會在湖南長沙舉辦,共簽署了84項合作文件,涵蓋貿易、投資、基礎設施、農業、制造業、航空、旅游、友城等領域,涉及金額208億美元。

5.湘南湘西承接產業轉移示范區

2018年11月15日,湘南湘西承接產業轉移示范區獲國家批復,湖南承接產業轉移迎來“升級版”。 示范區范圍包括衡陽、郴州、永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懷化、邵陽,總面積12.1萬平方公里。《湘南湘西承接產業轉移示范區總體方案》提出了示范區建設的四個戰略定位:中西部地區承接產業轉移“領頭雁”、內陸地區開放合作示范區、國家重要先進制造業基地、支撐中部地區崛起重要增長極。到2020年,示范區在承接產業轉移、促進區域協同聯動、優化營商環境、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和進一步擴大開放等方面取得階段性成果。2025年,示范區基本建成。2035年,示范區全面建成。

(張移珍 整理)

◎口述

『我見證了湖南外貿運輸的巨變』

葉紅賓:湖南中南國際陸港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時間:2019年8月11日

我在外貿運輸行業(現在稱“國際物流”)摸爬滾打了30年,見證了湖南怎樣一步步全方位打開對外開放的大門。

1989年,我從南開大學畢業,被分配到中國對外貿易運輸總公司湖南分公司。當時的外貿運輸行業正在興起,亟須相關專業人才。

那時湖南還沒有集裝箱,外貿運輸方式全部以“原車過軌”的方式運到香港。貨物散裝上火車后,經深圳(北站)直接過軌至香港九龍車站,在香港再裝箱出海。

直到1993年,湖南南華物流有限公司成立,我調到這里先后出任副總經理、總經理。這一年,南華物流購買了一臺瑞典卡爾瑪集裝箱正面吊,在長沙市樹木嶺建設了集裝箱堆場、鐵路專用線,具備了鐵路集裝箱出口條件,長沙貨物從此可以在長沙裝箱、提單、結匯,直接運輸到國外,免除二次裝卸,既節省了運輸時間,減少了貨損貨差,又可實現資金盡快周轉。

同年,長沙西湖橋碼頭也開始用小駁船運送集裝箱,這也是湖南江海聯運的開始。

1997年左右,隨著外貿經營權全部放開,外貿運輸行業也迎來了自己的春天。

21世紀初,中國加入WTO,外貿出現爆發式增長,國際貨運更是俯拾皆是,但競爭異常激烈,我所在的企業也經歷著轉型發展。

隨著城市的發展,南華物流所在的樹木嶺漸漸成為城市中心。2010年,樹木嶺發送了最后一車貨物,貨場正式關閉。

接下來這些年,長沙新港投用,長沙鐵路新北站開通運營。長沙開通中歐班列,從湖南到中亞、西亞和歐洲地區的貨物運輸方式開始悄然發生變化。長沙黃花國際機場開通全貨機國際航線,湖南的國際航空貨運進入新階段。

2018年,長沙市政府與中國外運華南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了湖南中南國際陸港有限公司,打造中歐班列長沙平臺,我出任副總經理,由此翻開了外運生涯嶄新的一頁。

在外運行業工作多年,我親身經歷了原車過軌、鐵海聯運、江海聯運以及今天的中歐班列、航空貨運專機、汽車直通車等外運方式,欣喜地看到湖南貨物外運的方式越來越多,越來越順暢。

(周月桂 整理)

◎見聞

奔騰的金霞,開放的高地

湖南日報·華聲在線實習生 張移珍

長沙城北、湘江東岸,金霞經開區集聚了長沙新港、中歐班列、金霞保稅物流中心等多個開放平臺,昔日的荒郊野嶺,正蝶變為湖南開放的高地。

8月9日清晨,長沙新港碼頭,陽光灑落在湘江上,“通江達海,物流全球”八個大字格外耀眼,巨大吊臂,正將貨物裝上貨船。

長沙新港是全國內河28個主要港口之一,近年來發展迅猛。今年上半年,長沙新港完成貨物吞吐量454萬噸,同比增長35.1%。長沙集星集裝箱碼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偉宏介紹,正在進行的長沙新港三期工程預計2021年建成,屆時,長沙新港年吞吐量將達1200萬噸、38萬標箱,邁入“千萬噸級”港口行列。

距離長沙新港僅2公里的長沙國際鐵路港,一列中歐班列滿載著50個集裝箱的服裝、日用品、機電等商品徐徐駛出。在此后近半個月的行程里,它將從二連浩特出境,奔向俄羅斯。長沙貨運中心長沙北物流車間副主任李越輝介紹,中歐班列每周開行7至8趟。

長沙國際鐵路港占地約1900畝,分兩期建成。一期即長沙鐵路貨運新北站,已于2013年投入運營,中歐班列(長沙)從此始發。二期已建成綜合商務樓、展示交易中心、零擔快運中轉中心、快遞中轉分撥中心、智能配送分撥中心、沿街綜合樓、智能停車場等七大功能區。

“買全球、賣全球”,在金霞保稅物流中心,跨境電商生態產業園的進口商品展示交易區里,進口水果、酒水、奶粉等眾多商品應有盡有。湖南嘉德集團公共關系事務總監朱利莎表示,場館內目前最受歡迎的商品類別為母嬰用品、糧油及紅酒,其中,澳洲的奶粉、西班牙的紅酒及泰國香米最為熱銷。

依托物流大平臺,金霞跨境電商生態產業園發展迅速,目前已有382家企業入駐,業務涉及全球26個國家。2019年上半年,進口額達362萬美元,出口額達4322萬美元。

更多精選報道盡在湖南新聞網

彩客网 六枝特区 | 宾川县 | 博客 | 冷水江市 | 蓬溪县 | 博罗县 | 夏邑县 | 临武县 | 塔河县 | 晋城 | 丹阳市 | 阳高县 | 邢台县 | 仁化县 | 北京市 | 宁海县 | 衡南县 | 尼玛县 | 喀喇沁旗 | 安泽县 | 灵石县 | 凉城县 | 丰原市 | 城步 | 石柱 | 萍乡市 | 宁远县 | 阿拉善左旗 | 巴林右旗 | 鹤岗市 | 社会 | 汉阴县 | 顺昌县 | 刚察县 | 庆安县 | 东安县 | 名山县 | 赤水市 | 定日县 | 开阳县 | 安陆市 | 昭觉县 | 仁化县 | 泌阳县 | 大连市 | 洪雅县 | 铜山县 | 永善县 | 任丘市 | 夏邑县 | 玛沁县 | 镇巴县 | 桓仁 | 周至县 | 多伦县 | 商都县 | 清苑县 | 禄丰县 | 慈利县 | 漳平市 | 凉城县 | 双柏县 | 云霄县 | 徐水县 | 连平县 | 五峰 | 弥勒县 | 金湖县 | 灵川县 | 斗六市 | 长治市 | 安平县 | 潞城市 | 盐山县 | 南宫市 | 延川县 | 鲁甸县 | 上林县 | 博兴县 | 教育 | 介休市 | 永福县 | 铜山县 | 保靖县 | 桂林市 | 连山 | 合江县 | 波密县 | 平武县 | 察隅县 | 通江县 | 珠海市 | 泰来县 | 巩留县 | 巴东县 | 滦平县 | 潍坊市 | 大名县 | 当阳市 | 辽阳市 | 涟水县 | 小金县 | 囊谦县 | 台东县 | 两当县 | 瑞安市 | 衡东县 | 渝北区 | 垦利县 | 淮南市 | 安泽县 | 湟源县 | 韶山市 | 怀柔区 | 南雄市 | 长岭县 | 施甸县 | 榆社县 | 黄石市 | 高州市 | 澄迈县 | 北安市 | 汝南县 | 隆安县 | 诸城市 | 武陟县 | 绥芬河市 | 乌拉特前旗 | 六安市 | 阳高县 | 天峻县 | 定日县 | 东乡县 | 页游 | 山西省 | 会泽县 | 彰武县 | 凭祥市 | 闻喜县 | 太康县 | 蒲江县 | 贡觉县 | 晋宁县 | 日土县 | 德钦县 | 大方县 | 小金县 | 平南县 | 南靖县 | 集安市 | 苗栗市 | 深圳市 | 隆化县 | 揭西县 | 侯马市 | 红河县 | 乡城县 | 屯留县 | 襄汾县 | 偏关县 | 赤峰市 | 台北市 | 甘洛县 | 琼海市 | 章丘市 | 西青区 | 宜州市 | 滦平县 | 汨罗市 | 榆树市 | 十堰市 | 香格里拉县 | 江北区 | 景谷 | 大方县 | 稷山县 | 大石桥市 | 双城市 | 额济纳旗 | 乐亭县 | 临漳县 | 博湖县 | 莱西市 | 尉犁县 | 连州市 | 井陉县 | 株洲县 | 太仆寺旗 | 方城县 | 荣昌县 | 陇南市 | 图木舒克市 | 沾化县 | 彝良县 | 嘉峪关市 | 和硕县 | 离岛区 | 海晏县 | 洞口县 | 黑龙江省 | 时尚 | 武城县 | 惠州市 | 庄河市 | 宜良县 | 孙吴县 | 阳山县 | 都匀市 | 化隆 | 阿城市 | 西畴县 | 库伦旗 | 象山县 | 友谊县 | 黑河市 | 怀来县 | 安康市 | 富宁县 | 田林县 | 光泽县 | 南涧 | 泰州市 | 南投县 | 常宁市 | 台东县 | 庆元县 | 龙门县 | 巴塘县 | 景宁 | 滦平县 | 鄂托克旗 | 土默特左旗 | 桂林市 | 武汉市 | 永泰县 | 兰溪市 | 鄂伦春自治旗 | 商都县 | 阿克苏市 | 广宁县 | 牙克石市 | 资讯 | 河源市 | 土默特右旗 | 青河县 | 承德市 | 龙江县 | 兴安县 | 德保县 | 永康市 | 太谷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