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喪葬習俗介紹 喪葬標志著一個人生命的終止。喪禮,俗稱“送終”、“辦喪事”,是處理死者殮殯祭奠哀悼的禮節,也是人生中最后一項“儀禮”。   湖南民間的傳統喪葬,由于受到靈魂不滅的原始觀念、儒的孝悌觀

欄目:歷史 ┊ 發布時間:2019-04-05 ┊ 人氣:

  喪葬標志著一個人生命的終止。喪禮,俗稱“送終”、“辦喪事”,是處理死者殮殯祭奠哀悼的禮節,也是人生中最后一項“儀禮”。

  湖南民間的傳統喪葬,由于受到靈魂不滅的原始觀念、儒的孝悌觀念、釋的生死輪回觀念和道的鬼神觀念的長期影響,形成了一種以靈魂信仰貫穿始終,儒、釋、道、巫兼容并蓄的喪葬禮俗。這種喪葬禮俗是傳統禮儀中最為繁縟而又鋪張浪費最大的儀禮。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政府積極開展喪葬改革,舊葬禮中大量的封建陋俗被摒棄,新興簡易的喪葬禮俗正在民間逐漸盛行。

第一節 葬制


  喪葬,就是指對死者的一整套埋葬處理方法。隨著歷史的發展,喪葬從史前社會的埋葬方式演變為繁瑣的喪葬禮儀和喪葬文化。
  喪葬的起源與原始人的靈魂和靈魂不死信仰密不可分。人有靈魂是原始人包括許多現代人都篤信的一種觀念。由于原始人所處的生活環境惡劣,對自身的認識、對社會的認識極其有限,就認為靈魂可以獨立于身體而存在。感受靈魂獨立存在最直觀的方式,就是睡眠時的做夢。做夢是靈魂暫時離開肉體,當人從睡眠中醒來時,靈魂便回歸肉體。只有當人永遠地閉上眼睛不再醒來,就預示著他的靈魂也永遠地離開了軀體。恩格斯關于靈魂不死的著名推斷認為:“在遠古時代,人們還完全不知道自己身體的構造,并且受夢中景象的影響,于是就產生一種觀念:他們的思維和感覺不是他們身體的活動,而是一種獨特的、寓于這個身體之中而在人死亡時就離開身體的活動。從這個時候起,人們不得不思考這種靈魂對外部世界的關系。既然靈魂在人死時離開肉體而繼續活著,那么就沒有任何理由去設想它本身還會死亡;這樣就產生了靈魂不死的觀念。”既然靈魂是不死的,善待死者的肉體便可以使靈魂獲得慰藉,從而保佑活著的人。在靈魂和靈魂不死觀念的影響下,對死者不是隨意遺棄而是妥善地加以處理,便產生了原始的喪葬方式。北京周口店原始人不僅把尸體埋葬于和居住的上室有別的下室,而且在尸體周圍散布赤鐵礦的粉末,同時隨葬穿孔獸齒、骨管和石珠等飾物。這種現象表明,人類已感知死者是需要安慰和與生前同樣生活形態的。



清朝官員墓(曾國藩夫婦合葬墓)
  人類進入新石器時代,靈魂觀念仍然成為喪葬習俗施行的基礎。從處于氏族制鼎盛時期的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大溪文化、馬家浜文化等遺址發掘情況得知,原始的葬俗深刻反映了當時人的靈魂信仰觀念。首先,以血緣為紐帶的氏族關系在死者世界中以共同擁有墓地形式加以體現。認為人活著時是同一氏族的成員,死后也不能離開這個氏族。公共墓地制度反映了人們對生存世界的需求和信仰。其次,在喪葬中給死者隨葬生活和勞動必需品,以滿足死者的需求。隨葬習俗后來演變成明器禮俗,明確宣稱,明器是冥器、鬼器,是陰間即另一個世界所使用的。這一切現象,都是原始人靈魂信仰和來世觀念的直接反映。再次,采取不同葬式,表明當時人們已認識到不同的死亡年齡和死亡方式,將影響靈魂對人世間的禍福形式。當時盛行的葬式有仰身葬、俯身葬、屈肢葬、二次葬等形式。人們試圖通過葬式以控制靈魂,達到造福人間的目的。



懸棺葬遺跡(瀘溪縣)
  人類進入階級社會之后,靈魂不滅觀念在喪俗中表現得更加強烈和復雜,原始意識與封建迷信漸漸地糅合在一起,喪葬禮俗日趨程序化、系統化、制度化。從《周禮》、《儀禮》、《禮記》等典籍中可以看到,至少在周朝,喪葬禮已經非常完備。他們在葬俗、喪禮、墓地、棺槨、隨葬品以及禮制監督執行等方面,都做出了具體而又詳細的規定。喪葬禮俗也從貧富不均、貴賤有別向鮮明的等級制發展。

第二節 喪儀


  喪葬禮儀是人生禮儀中最為繁瑣復雜、最為莊嚴隆重的禮儀,民間十分注重這種禮儀。舊時喪葬儀式大致包括送終、招魂、停尸、報喪、入殮、吊喪、出殯、下葬等程序。

一、送終

  父母病危時,兒女不能遠離,在外面的子女要通知回家,聚集床前啼聽遺命,謂之“送終”。湖南民間最講究為父母送終。老人最忌臨終時身邊沒有親人。父母臨終時,子女全部在身旁,是最有福氣的。若某一直系親屬故意不參加送終,則被認為是“不孝”。臨終忌死在偏房、偏室,民間認為在正房落氣也是一種福分。保靖一帶,死者臨終時,有兒孫抱于胸前“接氣”的習俗。新晃侗族地區,老人臨終前,抬入堂屋,由長子抱著坐在一只倒放的籮筐上,腳踩盛谷的木斗,家人跪于跟前送終。綏寧等地,老人落氣時,被抬到堂屋中間的椅子上端坐,雙腳踏在谷斗上,晚輩對跪送終。汝城等地,父親臨終時,須將其臥榻移至廳堂;母親臨終時,其臥榻仍留內室。舊時,民間講究老人落氣的時間,最禁忌老人在“重喪日”、“空亡時”斷氣。“重喪”,即老人的生辰與死辰相克,老人死后老人家里或附近鄰居還要死一個人。俗話“死日犯重喪,百日有人亡”。“空亡時”死人則“空”六十年。為了避兇就吉,民間常給臨死老人灌服高麗參或西洋參湯,并不斷呼喊死者,俗稱“吊氣”。株洲等地,在臨死老人腦后墊一本歷書,使其延至吉時落氣。
  為了確定死者是否已停止呼吸,民間常用一小撮棉花置于臨死者的口鼻以檢驗是否有呼吸,古稱“屬纊”。若棉花停止跳動,始可稱卒。老人落氣后,親人嚎啕大哭,燃放鞭炮,焚燒三斤六兩紙錢,謂“燒倒頭紙”、“燒起身盤纏”。湘鄉等地,還要燒紙扎的轎子和轎夫,叫“燒起身轎”。資興一帶,老人斷氣后,孝子孝孫要跪在床前燒“包皮”。“包皮”上寫明死者的姓名、出生及死亡的年、月、日,還要寫上一個早已去世的老實人的名字,令其背送“包皮”。燒“包皮”時不能哭,說是讓死者收錢。接著燒“引路香”,從死者床前一直燒到岔路口。靖州等地,老人斷氣后,子女將尸體移至堂屋中的椅子上端坐,腳踏盛有稻谷插著秤桿的斗,俗稱“踏金斗”。兒孫頭系白紙跪于亡人跟前,鳴放鞭炮,再將尸體移于右側木板上,用錢紙或白布蓋住,下點青油燈一盞,俗稱“地府燈”。石門一帶,老人斷氣后,孝子立即脫下一件死者上衣給自己穿上,表示“接氣”,然后燒“落氣錢”。長沙等地,有給死者口中含金銀珠寶或飯團的習俗。郴州一帶,富裕人家給死者口中、手里塞金銀錢幣。邵陽民間有給死者口里含七粒米的習俗,叫“帶糧走”。懷化侗族老人死后,將白銀放入口中。
  老人落氣后,民間有給死者抹洗的習俗。抹洗用的水,要到井邊去“請水”。孝子在敲鑼人的引路下去井邊取水,按死者年齡每歲敲一下鑼,燒多少張紙錢,燃多少根香。“請水”回來,往水中放七片檀香,將水燒熱后抹洗尸體,俗稱“沐尸”。桂東的沐尸,是在死者額上、腦勺、腳心處拭探三下。安仁的則是拭擦心口和四肢掌心。資興則在胸前抹三下,背部抹四下。沅陵民間,削桃樹皮煮水沐尸,在死者額上、胸前、背部、手心、腳心擦幾下。溆浦習俗,若死者是女性,家中所有孝女都要給死者梳一梳頭。若死者無女,則由孝男來梳頭;若死者無后,就由親屬代替。保靖的沐尸,是給死者洗腳、手、胸、背、太陽穴等五“心”。沐尸后,趁尸體未寒之前穿上壽衣鞋帽。壽衣件數取奇數,三、五、七層不論,一般是上五下三或上七下五。長沙民間,死者外披藍衫,男戴唐巾帽,女戴鳳冠,腳穿壽鞋布襪。郴州等地,壽衣一般三至七層,男的皆青色長衫,女的多襟衣,以紅綢為外衣。若死者上輩健在,里層須用白色布料,表示戴孝。褲襪大多一層。頭帽不用帽檐。鞋子做法特別講究,用黑布剪十五塊小圓片,鞋面糊七塊,鞋底糊八塊,另加一朵布蓮花,取意“上七下八,腳踩蓮花登仙果。”湘西土家族地區,死者腰上捆一支白線,一歲一根。父母在世的死者,戴白色壽帽。株洲一帶,壽衣先由孝子一一穿熱后,再給死者穿上。壽衣忌毛料,認為穿毛料壽衣,死者下輩子會變畜、禽。忌給死者穿深黑色衣褲,多用灰、蘭、白色。褲子不用褲帶而用線,一般是七七四十九根,或按死者年齡計算,一歲一根。衡陽等地,死者內衣先由長子或長孫穿熱后再穿上,衣扣上“掛紅”(紅布條)。益陽等地,壽衣不用鈕扣,以繩系之,忌有補痕,避免日后子孫目疾。給死者穿完壽服,須盡快移至廳堂,以白紙或布巾覆蓋其頭部,俗稱“覆面紙(巾)”。腳下點油燈,稱“照腳板”。

二、招魂

  招魂,古代叫“復”。《禮記·喪大記》云:“復,有林麓則虞人設階。”孔穎達疏云:“復為升屋招魂。”人們招魂的目的是為了祈求死者復生,也叫招魂復魄。岳陽等地,有為死者招魂的習俗。死者的親屬帶著死者的衣服,爬上屋頂,朝祖墳方向不斷呼喚:“×××(死者名字),回來喲!”招魂之后,死者無法復活,便為死者送魂。送魂,即把亡魂送上西天。郴州民間,將死者生前生活用品搬至村口焚燒,子女孫輩于死者前跪燒紙錢,邊哭邊呼:“走上路!走上路!”意為要死者走上西天之路,升天成仙。平江民間,是在門前點上“路燈”,為死者提供照明。湘潭民間,送魂時,殺一只雄雞,將雞血從尸體處滴到屋門口,表示亡魂從這條路線出門。

三、報喪


  老人落氣后,民間有放“落氣炮”的習俗,告之鄉親鄰里老人已亡故。孝子頭系苧麻,分別向叔伯、舅父、同宗、親戚下跪報喪,受拜者不分長幼,屈單膝表示回禮。有的甚至向迎面而來的耕牛、家犬跪拜,說“可以拜去死者生前的罪孽”。若父亡先去伯父叔父家報喪;若母亡先去舅父家報喪,俗語“娘親舅大,爹親叔大”。靖州一帶,報喪人在前額捆一疊成三角形的白紙,向親友跪訴。洪江一帶,孝子到親戚朋友家報喪時,送上一雙草鞋,不言自明。通道習俗,由死者的長子頭戴孝帕,帶上一盤豆腐、一壺酒、一疊“錢紙”到外婆家報喪,向外婆家的親人磕頭。會同等地,老人死后還有向土地廟或城隍廟“報告”的習俗。舊時報喪,要持哭喪棍去,叫“扶杖訴哀”,表示悲痛到了極點,只能靠棍杖支持走路。若父親死亡,持竹制哭喪棍,意為先父會保佑子孫像竹子生長一樣節節高升;若母親死亡,持桐樹做的哭喪棍,意為先母會保佑后代像桐樹結籽一樣代代興旺發達。

四、入殮


  入殮,又稱“入棺”、“大殮”、“上材”。湖南民間有五十多歲就準備好棺木的習俗,有的僅四十多歲就準備了。人們諱言“棺材”、“棺木”,而吉稱“壽器”、“長生千年屋”。一般人家用杉樹制作棺木,富貴人家則用貴重的楠、柏或檀木制作。忌用柳木和松木制作。棺木一般被漆成黑色,顯得悲哀莊重。汝城、桂陽等地,將棺木漆成紅色,認為人死后升入天堂是一件喜事。民間注重棺木的干燥,尸體入殮前,棺木底層要鋪墊石灰、木炭吸潮,灰上鋪以皮紙,上蓋壽被,少至3張,多至9張,要取單數。郴州一帶,富裕人家棺內以貴重物品陪葬。一般人家以壇中裝油、米、鹽(俗稱“口糧壇”)陪葬。棺內四周,置放兒女的舊衣服,以示永不分離。保靖等地,將棺木放在兩條長凳上,把從7戶人家收來的火灰(忌用“四眼”人家的火灰)放入棺底攤平,按死者每十歲打一個碗口灰印。灰上鋪皮紙,一歲一張,每10張扣1張。紙上再墊紅布三角形枕頭,內裝已焚化的三斤六兩紙錢灰,上畫一公雞。由道士在棺木旁邊掃魂,將“死者陰魂掃進去,生者陽魂掃出來”,死者才能入棺。入棺后,在死者耳內塞一根燈草,以示后人聰慧,再用一塊手帕蓋住臉,蓋上紅色壽被。綏寧苗族有“入棺分針”之俗。“分針”是用尺子準確量出棺木兩端的正中位置,拿根小麻線從兩端的正中位置通過,小麻線上穿口縫衣針,將尸體擺正到其鼻尖對正針尖為止。意為老人亡靈保佑各房子孫興旺發達。若尸體擺得不正,死者的兒子們可能引起糾紛。故“分針”時,舅爺到場并贈吉語“黃金落窖,房房發達,千年興旺,萬載興隆”。死者入棺后,兒孫等各剪一片衣角放入棺內,并適量放入死者生前喜愛之物。炎陵等地,入棺以后,死者一手握三小枝桃條,最好留有些桃葉,一手握一串用桃條串的七個小米果,意即讓死者去黃泉路上防惡鬼,喂惡狗,避免受到傷害。資興等地,死者頭枕裝著石灰的三角枕頭,左手握著桃樹棍,右手拿塊手帕,說是供死者在陰間趕狗和揩汗。新晃等地,死者入殮時,親友要向死者送“壽被”,并按與死者親疏關系分次蓋于棺內,最親者蓋于第一層,邊蓋邊喊是某某送的。通道一帶,老人落氣后,臉上蓋白紙,并用紅紙包上少許碎銀折成三角形,含在死者口中。若老人死時是全牙者,要敲掉一顆,要放點碎銀。靖州侗族習俗,老人入殮前,男的要剃頭,女的要梳發。死者臉上蓋冥紙,兩手抓錢紙,頭前放一碗飯、一條魚、一雙竹筷。“夢床”上放一把舊傘、一雙草鞋、一袋米、一根拐棍,作為亡者之行具。桃源一帶,有在死者胸上放一面鏡子以防妖的習俗。攸縣等地,富貴人家入殮時,還要宰豬與掌燈,并將部分豬肉送往各親戚家報喪,稱送“發報肉”。入殮后當晚,由禮生司儀,備“三牲”祭品讀祭文進行家祭和客祭。沅陵一帶,死者右手握桃樹枝,左手握飯團,口里放金(銀)、米、茶葉,俗稱“食殮”。死者入棺前,令親友探視遺容,孝子等嚎啕大哭,抬尸體時孝子摟死者頭部,移動時忌觸碰門框,以免招來不祥。若死者是女性,還須經娘家人查視棺木、壽衣,認為滿意后才能入棺。
  封棺之前,親友與死者見最后一面,痛哭流淚,極為悲傷,但忌眼淚滴入棺內。封棺不能用鐵釘,只能在棺蓋兩邊鉆對稱的四個眼,用竹筷子或竹梢釘牢,然后再用桐油拌石灰攪和密封縫口,俗謂“封梓口”。炎陵等地,在封棺時有殺豬的習俗,叫殺“封棺豬”。豬頭對著靈堂,血盆上架著屠刀,屠刀上放紅包,屠夫口含紅包再殺豬。殺豬時,舞龍、舞獅,鑼鼓、鞭炮齊鳴。封棺后,將斧子擱置棺蓋上“壓煞”。封棺要選擇時間,一般在亥時。有的地方請風水先生掐算確定。封棺時,還要在棺木四周點長明燈,有二十四盞、三十六盞的,燈成雙數,并要立起神主靈牌。封棺后,要安神、送神,還要給主持封棺者送十三元三角三分或二十三元三角三分的“包封”。此外,誕生時辰與封棺時辰相同的人要回避,否則會“中煞”。倘若有人“中煞”,巫師立即殺雄雞,畫符敕水以鎮煞。對非正常死亡者的封棺,不能在堂屋進行,只能在屋外另搭棚子,棺木四周要撒大米壓邪驅煞。封棺之后,不能再將棺木蓋打開。

五、祭奠

  死者入殮后,即移至靈堂。靈堂上掛白布帳帷,中間擺方桌,桌上置死者遺像、香爐、燭臺、供果等,遺像兩旁掛孝子挽聯。挽聯之風源于古之“旌銘”,按死者生前身份、稱謂,用白粉書寫在黑色旗幡上,用同樣長竹桿挑起,豎在靈前右方,為死者歌功頌德。清末民初,改用祭幛,寫四個字以旌死者,歌功頌德,以示生死榮哀。挽聯既能表達對死者的哀掉,又可以安慰鼓勵生者,故民間十分注重撰寫挽聯。1919年,毛澤東為其母親寫的挽聯是:

  疾革尚呼兒,無限關懷,萬端遺恨皆須補
  長生新學佛,不能住世,一掬慈容何處尋

  死者去世后,親屬根據與死者的血緣親疏關系穿戴五種不同的喪服,古稱“五服”。五服即斬衰、齊衰、大功、小功、緦麻。斬衰服,是喪服中最重的一種服制,服期為三年。它是用最粗的生麻布做的,衣旁和下邊不縫邊,用草繩束腰系緊,用厚白紙做冠,額前吊三個棉花球,俗稱“三鈴冠”。腳穿草鞋布襪,手持孝棍,俗稱“哭喪棍”。服斬衰者包括子為父、妻為夫、父為長子、未嫁女為父等。齊衰服,是用熟麻布做的,因喪服縫邊整齊,故名。服齊衰者戴“二鈴冠”,持刨光的竹杖,稱“削杖”,穿麻鞋。這些人包括父卒為母、母為長子;父在為母,夫為妻;男子為伯叔父母、為兄弟;已嫁女為父母,媳婦為公婆;孫子、孫女為祖父母、為曾祖父母等。齊衰次于斬衰,服期為三年、一年或三個月不等。大功服,服期為九個月。它是用熟麻布做的,比齊衰精細一些,如同僧道服裝,不系腰,穿白布鞋,頭上頂一塊白布,用麻線束于前額。服大功服者包括男子為出嫁的姊妹和姑母、為堂兄弟和未婚的堂姊妹;女子為丈夫的祖父母伯叔父母、為自己的兄弟。小功服,比大功服更精細,服期為五個月。服小功服者包括男子為從祖祖父(伯祖父、叔祖父)、從祖祖母(伯祖母、叔祖母)、從祖父(堂伯父、堂叔父)、從祖母(堂伯母、堂叔母)及外祖父母;女子為丈夫的姑母姊妹等。緦麻服,是喪服中最輕的一種服制,服期為三個月。它是用細麻布做的。服者包括男子為族曾祖父母、族祖父母、族父母、族兄弟,以及為外孫、外甥、婿、妻之父母、舅公等。20世紀30年代,民間除死者的子孫輩仍穿喪服外,其余親屬均用一塊白條布箍于前額,俗稱“發白”。40年代以后,穿白衣服的逐漸減少,城市仿歐美習俗用一塊青布條箍于臂,死男箍左臂,死女箍右臂。
  湖南民間,停柩時間長短,隨選墓地、擇葬日而定。孝子披麻戴孝守候于靈柩前,早晚供奉祭祀,稱“守靈”。親朋戚友到喪家進行吊唁慰問,俗稱“吊孝”。凡吊者,不穿華麗服裝,皆穿素服。孝子服孝服執杖出迎,伏地涕泣。喪家于靈座前燒香斟酒,客人向靈位拜揖,孝子一旁匍匐,后帳內女眷哀號。吊喪畢,孝子向客人下跪致謝。吊喪時,客人送財物給喪家,曰“賻”,以奠品吊祭死者曰“贈”,統稱“賻贈”。民國時期,送錢用白紙包,稱“奠儀”,送花圈、祭幛、錢紙的統稱“喪禮”。通道侗族習俗,岳父母逝世,女婿抬活豬吊孝,其他親友則用禾稈草兩頭捆好,中間挾一雞蛋或魚進行吊孝。大庸民間有“伴靈”之俗,凡親族鄉鄰,俱來吊喪,至夜不歸。道士作道場,在靈柩旁擊鼓,配合舞蹈,領唱合唱喪歌。歌詞內容,可唱亡人生平,也可唱神話傳說。曲調多變,伴之以鼓、鑼、鈸打擊樂。氣氛似悲愴而熱烈,承襲了古代“繞尸而歌”的傳統。清末民國時期,民間一般請道士、和尚作道場,也有請儒生行祭禮,還有儒、釋、道三者并舉的,以超度亡靈。懷化等地,多請道士做開路法事,“打繞棺”,意在為死者開通道路便于升天。同時,念經懺悔,誦念閻王經,哀求十殿閻君赦免十大罪孽。婦女死后,還要“拜懺”,念水經,哀求諸佛消除殺害、盜竊、奇語諸罪;念血盆經,解除血盆之苦。做道場期間,全村封齋。齋戒之日,各家各戶,一律斷炊,男女老少都在喪家吃齋飯。此間,晚輩要在棺前叩拜,以盡孝道。若母親死亡,生前有兒、媳不孝敬者,舅家有權責令他(她)跪于棺前,表示認罪后,方能起身。在死者靈柩前設香案,立神主牌。神主牌常用栗木制,方四寸表示歲之四時,高一尺二寸象征十二個月。牌正面中間寫死者姓氏,左側書生卒年月日時,右書葬地方位。死者姓氏先用墨筆楷書“顯考(妣)×大人(夫人)之神王”。成主時,請當地最有名望的士紳執筆,用朱砂在神主牌的“王”字上加一點而成“主”字,稱“點主”。
  孝子祭奠,稱為家祭。家奠祭文,追憶并歌頌死者的辛勞和艱苦創業過程,言詞多溢美,偏重于對死者的悼念和哀傷,有濃厚的感情色彩。由禮生中的領班朗誦,伴以絲竹哀樂。讀時抑揚詠嘆,如泣如訴。讀畢,兒女伏地痛哭。家祭過后舉行客祭,主祭者多為姻親、好友等,往日與死者有仇隙的人,也可前來吊奠,死者家屬不可挾嫌鬧事。祭菜一般為九個,主祭者要給廚師打紅包。株洲等地,家祭后“炒外糧”。炒外糧時,將炒好的一部分“糧”,分別倒入孝子們的懷里,以蔭福后代。認為誰懷里倒的“糧”多,誰家就會富裕。另一部分裝入“糧米壇”,下葬時置墳中棺木外。吃喪酒,俗稱“吃爛肉”。株洲一帶,酒席上必有一大碗紅燒肉,謂之“爛肉砣子”。懷化一帶,酒席上必有豆腐,邊吃邊添。靖州還有偷碗習俗。吃豆腐后,將碗偷回家。傳說拿碗給家里大小吃飯,能消災避難,延年益壽;拿給小孩吃飯,能健康成長。洪江一帶,把偷得的碗稱為“長壽碗”。尤其是長壽老人逝世,賓客在吃完飯后,要拿一個碗,滿滿地盛上一碗飯,加上菜,帶回家去。有錢人家的高壽老人過世,要特地定制一批印有“壽”字的飯碗,專供賓客帶回家去。
  出殯之前,民間有請人唱喪歌的習俗。唱喪歌,又稱唱“夜歌子”,“鬧喪”。有的喪家請兩班人輪唱,在歌詞中互相提問,一問一答,此唱彼和。歌詞大意是安慰死者,開導兒女節哀,孝順父母。喪歌內容豐富而復雜,但始終表現出靈魂不滅這一原始的生命觀念。如喪歌程序中的“勸亡”和“辭喪”兩項都體現這一觀念。“勸亡”是勸告亡者的靈魂要安心往陰間去,不要久留人間。“辭喪”是歌師代替亡者靈魂向天地和人間辭別。湖南民間喪歌有分段分節的形式,也有不分段不分節的散體格式,注重押韻但靈活自由。俗語“夜歌子沒得板,四六句子隨口喊。只要上句對得下句音,大家熱鬧到天明。”喪歌內容可分為思想教導類、文化知識類、歷史知識類、生活知識類等類型。喪歌的格律豐富多彩,清新獨特,具有濃郁的地方色彩,一直流傳至今。張家界等地,打喪歌又名“唱喪堂歌”、“坐喪”,是遠古“鼙鼓以通哀”的一種葬俗。即由一人擊鼓,領唱,眾人相和。領唱擊鼓者,為“掌鼓師”,祭祀、開鼓、“送歌”等儀式由其主持。夜晚,亡者的孝男孝女在靈堂前擺方桌,桌上置酒杯、筷子、調羹、菜肴,歌師們圍桌而坐,邊飲邊唱,直到天明。懷化一帶,民間有“鼓歌”之俗。鼓歌,即喪堂歌、夜歌。歌班多以當地中老年人善歌者組成。通常唱“百吶經”等調,唱腔伴以鑼鼓,獨唱眾和,有拍有節,起伏有致。唱詞多以死者生平、品行為題,自編自唱。

六、出殯

  出殯,是將靈柩抬到安葬之處,俗稱“出葬”、“出堂”。湖南民間,一般只將靈柩在家停放三天,但也有為擇吉日或等待親人歸來而停柩十多天或數十天的。舊時,懷化侗族地區保留著“停棺待葬”的習俗。在一個村寨里,有人去世后,先在家悼唁,然后將靈柩移至村頭停棺場或山上,暫時供上靈位,待數年乃至數十年同輩人都亡故后,再擇定吉日,統一超度出殯埋入墳山。民間把抬靈柩的杠子稱為“龍杠”;抬靈柩的人稱為“金剛”。“龍杠”裝有龍頭和龍尾,龍身彩繪龍爪龍鱗。抬靈柩的器具除龍杠外,還有大小地牛、枇杷等件,總稱為“大轎”。湘潭等地,抬棺木的大轎,有兩前一后三人抬的“牛調尾”;有八人抬的“單杠子”;有十六人或二十四人、三十六人抬的“如意杠”;有四十八人和六十四人抬的大小“龍頭杠”。棺木上蓋有棺罩和棺幃。棺罩上繡著松鶴、蓮花等吉祥圖案和八仙神像。出殯之前,湘陰等地要祭龍杠,稱“祭輿神”。東安一帶,靈柩移至屋前即殺雞焚香楮行“祭杠禮”。桑植、保靖等地,在棺罩上放一只雄雞,以隔邪氣。常德、桃源、江永等地,棺罩上坐著孝子或孝孫,稱“壓喪”,以示后繼有人。


 
  出殯多選擇早晨某一吉時。長沙民間,先由主喪孝子跪在靈柩前將一瓦盆摔碎,俗稱“摔老盆”、“摔尸盆”、“摔喪”。瓦盆原是放在靈前燒紙用的,要一次摔破,越碎越好。瓦盆一摔,猶如一聲號令,扛柩者大聲吆喝,迅速起杠,鞭炮、三眼銃響聲大作,鼓樂齊鳴,哭聲迭起。出殯行列大致次序:執招魂幡者領先,有官階者前列為持槍軍警,每人腰系白毛巾。一般老百姓則由銃手及鑼鼓班子領先。正式儀仗隊伍前有紙扎的貔貅和仙鶴童子,緊跟兩尊一丈高的紙扎神人,俗稱“開路神”。其后是四人抬的“銘旌亭”,上書亡人官階、享壽多少,后跟有名望的士紳及執事人等。民國初期,還有“肅靜”、“回避”等虎頭牌,以示官箴。吹鼓手一班約6~8人,均置身于木制船型亭內,俗稱“鑼鼓亭子”。和尚一行9~13人。均著紅色袈裟,方丈領先敲大木魚,其他僧人雙手合十誦經。彩棚一堂計8人,前4人分別提香爐、抬盤香或肩扛碗口粗、丈余長的大香,稱“朝天香”,煙霧繚繞;后4人抬綠呢官轎,叫“神轎”,內坐一少兒雙手捧死者神主牌位。轎夫一律藍布大褂,系青布圍裙鑲白邊,白布襪、快靴。神轎左右各一人手提寫有姓氏的燈籠,右手持篾尺劈啪作響,俗稱“響尺”,為維護秩序之用。神轎行至十字路口或有親友臨街路祭時,轎夫要走秧歌式步伐,或兜圈,或倒退,步履與鑼鼓點子合拍,神轎高低晃蕩,俗稱“打轎”,以博得圍觀者贊賞,喪家感到光彩,即賞轎夫紅包。死者如系女性,常伴一棚尼姑,木魚銅罄,叮當作響;另有道士一班,絲竹輕彈,簫笛雅奏,道士一齊吟誦道歌,余音不絕;儒教一堂8人,禮賓先生戴平頂冠,穿青色白領白袖斜領長衫,領先者2人分別持功布、云霎,隨后的禮生敲小鑼小鈸,齊聲朗讀《朱熹誥示》,據說可以扶正驅邪。其后為用竹桿高挑的祭幛、挽聯、花圈等,請人肩負,招搖過市。最后即為靈柩。柩前有兩塊“亞”字牌引導,牌后系白布數丈牽引,白布尾端扣在靈樞的龍頭杠上,形成一條白色甬道,死者親屬均穿喪服,在甬道內緩慢行走,啼哭哀號。抬柩的至少16人,多至120人不等。步履整齊緩行,靈柩左右拐彎時,領班要吆喝呼道,后面隨聲附和。最后是乘坐青布轎的老年家屬及勤雜人等,或丟買路紙錢,或為三眼銃灌火藥,或肩挑鞭炮茶水。有的出殯隊伍,故意繞道繁華街市,以此炫耀。懷化一帶,先由道士作發引法事。發引之后,道士撩袍挽袖,手抓一把茶葉米向棺木撒去,并用繪有神符的驚堂木一拍,喝命亡魂上路。此時,將靈柩抬出,并由祭奠禮生作路祭唱禮,昭告沿途諸神,望勿驚恐,仗翼陰佑,一路平安。抬棺工具分單杠、夾杠兩種。單杠稱“龍杠”,將主梁架于棺頂,兩頭以磨擔做抬肩,抬夫16人;夾杠將兩根長梁捆于棺木兩邊,抬夫8人。有的死者喪日經陰陽先生測定,認為是犯重喪者,則在出殯時用一面鏡子照射棺木,意為兩棺。有的棺木制有內蓋外蓋,則將外蓋分開抬。會同等地,在出殯之前,孝子要給抬夫跪拜,請求平安出葬。靈柩起動時,孝子背棺(拱腰馱棺)出堂屋門,所有晚輩持拜路棍沿路拜送,稱“拜路”。一人在棺前揚幡引路,丟“買路錢”。樂器哀鳴,沿途鳴放鞭炮。辰溪民間,出殯這天,道士開路,長子拿魂牌引魂,子孫各拿一個白錢紙包的竹簽,披著孝衣孝布,在前面吊孝。送葬隊伍逢坎走坎,逢溪過溪,難過的地方子孫跪棺,請魂順利通過。到墳邊,孝子一直要跪到棺木復土。沅陵一帶,靈柩起運前,孝子向抬棺夫叩拜,起棺后不得在中途著地停歇。路遇險隘陡坡,孝子須向抬棺夫叩拜,抬棺夫一鼓作氣直沖而上。路遇他人莊稼地、竹林地等亦不回避,一涌而過,稱“罡喪”,他人不會干涉。此外,還有“沖喪”習俗,即抬棺及送葬人將棺木前后推搡,前后兩方相持不下,直到孝子向雙方下跪或自愿在棺木下“打拋”(滾過)為止,如是再三。新晃侗族習俗,早晨出殯時,全寨人主動相助,當亡者移出堂屋后,速在門額貼一張紅紙,殺一只雄雞,灑血于門檻前后,用火熏房除疫氣。棺木用兩根長扛夾捆,蓋上棺罩,吊一只雄雞在上,以八人直抬。出葬隊列肅穆,鞭炮、鑼鼓齊鳴,哭聲不絕,前有丟“引路錢”者,柩前孝子端著“靈位”(或像片),頂著“引魂幡”,如遇上坎、過溝,孝子必匍伏在地恭候。有些地方,如遇上坡、過水,孝子要騎棺、背棺。郴州等地,出殯時,停柩村口,棺上或蓋紅毯、或罩棺木罩,鳴放鞭炮、土炮,吹奏哀樂舉行奠祭儀式。起柩后,送葬隊伍最前面由一人撒發錢紙,女兒哭泣送出村口即回,孝子披麻戴孝,腰系草繩,執杖(父喪拄蒲竹,母喪用桐木)護柩上墳。過橋或路險處,孝子面棺跪拜。抬柩者橫步而行,進一步退半步,故意搖晃擺動,表示對死者的不舍之情。桂東一帶,抬靈柩力求高速度,抬夫呼號吆喝,急急快速前行。石門土家族習俗,出柩時,棺木必須由眾人手抬出大門,不能觸及門框門檻和地面,在稻場中停放,用力拉索或瑤繩綁好柩杠,上蓋一床被單。土老司手端水飯一碗,念完咒語,將水飯碗砸向棺木,高呼“起”字,靈柩抬起,鞭炮鼓樂齊鳴,一人在前丟錢紙,孝子抱靈牌引路花兒開道,直至埋葬地點。孝子脫上衣兩件,分兩頭鋪于井側地上,棺柩停放在衣服上,以待下笥掩棺。城步一帶,送葬時,柩罩棺罩,前面由一人撒錢紙,孝眷列于柩前,披麻戴孝,手執香火,轉身跪拜,緩緩退行。長子手端靈牌,緊靠靈柩,一退一拜。柩后由一人不時向棺上撒米,謂之“趕鬼”。一路炮火喧天,鼓樂轟鳴。女孝眷和執幛隊伍只送到半路即返回。湘西土家族習俗,出殯時,道士用柴心棍打棺木趕鬼,沿路丟“買路錢”。株洲等地,出殯前,大門外貼“古煞”,提醒生辰與出殯時辰相克的吊客回避,以避兇就吉。出殯時,僧或道士將壓棺頂的斧頭扔出,稱“出煞”,手捧水碗,隨靈柩含水而噴,出大門十余步,覆碗踩碎,揚長而去不回頭。靈柩一出門,即撤靈堂,不留痕跡。炎陵一帶,民間有“騎棺過江”之俗。送葬時,遇上溪壩,不論是否有橋,都要涉水過江。過江時,孝子長男要騎在棺木上,說是有人騎棺,還減少了重量。

七、下葬

  在舉行喪禮的同時,即請風水先生看墓地,湖南民間認為風水好,子孫后代就會興旺發達,否則就會使家道衰落。葬地一般選擇前面視野較開闊,背后有山的地方,也有的在祖墳山擇地,或夫婦并列合葬。有的老人在生前就選好葬地。葬地選好后,便雇人挖掘深約1丈的坑,俗稱“金井”。“金井”挖好后,放入石灰防潮。棺木擇吉時下葬,四周緊筑三合土防水防白蟻。下葬之前,風水先生祭祀“金井”,用雄雞血退煞。益陽等地,當靈柩送至墓地,即備置香燭、楮錢、鞭炮及三牲酒禮設祭。大戶人家舉葬,往往請地生在棺蓋中線上架八卦指南針盤,校正葬向,俗稱“下寺”。婁底等地,靈柩擇吉時下葬后,“祭后土”、“安山煞”。接著是風水先生唱贊詞,拋糧米,孝子孝女排立墳旁,撩起衣襟搶著去接,接得越多,就會“興旺發達”。城步一帶,安葬前一天,請“地仙”擇墓地,架羅盤,定方位,由孝子和“土工”開挖墓穴,叫“開井”。開井完畢,喪家要打水親手為“土工”洗腳,設專席招待“土工”。靈柩送達墓地后,由“地仙”化錢紙“買地契”,再向井內投朱砂,撒米酒,燒錢紙,放鞭炮,然后將棺木緩緩放于井內,叫“落坑”。經“地仙”定準方位后,才填土壘砌墳堆。有的因死亡日子、時辰不吉,或墓地“不開山”(方向不利),靈柩要緩數日或者數月、數年才能落坑。石門土家族下葬時,土老司或風水先生在井中用米衍寫八卦,“富貴雙全”等,在四角燒紙念咒,放五谷茶葉,再誦贊辭,向四周拋撒米粒(稱長生米)。孝子親人跪于井前,手牽衣兜接米。老司誦贊,孝子要與對答,最后一手將誦者扯出井外。眾人抬柩下井,按土老司所定方位撥正棺柩,孝子跪在棺木上,于四角各挖一鋤,然后眾人一齊挖土掩埋。棺柩全部被泥土蓋沒時,一孝子抱起靈牌,持“引路花兒”,眾孝男孝女跟后于掩埋處周圍正走3圈,反走3圈,按出柩原路返回,至堂屋后,右上角設一小桌,供靈牌于上,點清油燈,燃香燒紙,鳴放鞭炮。炎陵民間,有送“煙包”、背“兆竹”的習俗,送“煙包”又稱送“火把”,即送葬時,走在最前邊的兩個婦女,同抱一捆稻草把子,一般不少于六尺長,也用稻草扎成一節一節(一般是七節或九節、十二節),火把一端插上點燃的香或包些炭火,使稻草把子燒出煙。送火把的是侄媳婦,始終走在最前頭。火把先于棺木到達墓地,放在墓地旁邊,男的放左邊,女的放右邊,要形成青煙裊裊,意為死者送來了火種。“背兆竹”的人是大侄兒,叫“杖基侄”。兆竹是用一根完整的楠竹桿,除掉竹尾,留幾枝竹葉。有的用兆竹掛孝球,多數是掛“銘旌”。到墓地后,將兆竹剖成兩半,放在墓穴底里,使棺木放在竹片上輕松滑溜進墓穴。永興、資興、桂陽等地,要在墓穴中燒一捆芝麻桿,意為保佑后代像芝麻開花一樣,一代更比一代興旺發達。桑植一帶,靈柩到達墓地,先在井內燒錢紙和芝麻桿,謂之“熱井”。后由陰陽先生在井內畫八卦太極圖,灑朱砂,以接地氣。下葬時,鑼鼓鞭炮齊鳴,落棺于井,孝長子跪在棺上先蓋三鋤土,眾人接手搶埋。棺墓四周灑雄黃掩土,以防蟲蟻。堆墳頭時,將地契埋于底部。白族習俗,用一陶罐裝五谷茶葉和五條活泥鰍隨葬。沅陵民間,在井挖成后,將一捆稻草鋪于墓底燃燒成灰,稱“煅井”。再以白米撒成“金玉滿堂”、“流芳萬代”等字樣。然后,將棺柩下井,撥正方位。長子騎棺掩土三鋤,哭倒官背。眾人奮力堆墳,最后,鳴炮辭墳。孝子須連續三天,于黃昏時給新墳送燃著的粗草辮,讓其通宵冒煙,俗稱“送煙包”。三天后,子女們再上山給新墳培土,稱“壅三朝”。懷化民間,安葬后,由孝子身背引魂幡,手持雨傘,引魂歸家。然后,由道土安靈位。通道一帶,靈柩到達墓地后,將棺木放在由地理先生定好的預先挖好的土坑旁,在坑底埋放銀杯子五個,每杯中均放入五色絲線、一點朱砂,擺成“∷”型,用五塊小平石或小瓦片將杯口蓋住。然后,點燃芝麻桿燒“井”,再殺一只紅公雞丟入坑內跳“井”,待公雞跳完后撈出,擇吉時將棺木放入坑內。地理先生即穿上一雙嶄新的布鞋下坑踩棺,用羅盤定好方向后,覆土埋葬。新晃侗族習俗,靈柩下井后,親人要開棺與死者見最后一面,上用墊單遮天。蓋棺后,將墊單往井口拉平,送葬親友向內丟錢物,以示安慰。葬后三天,兒孫上山壘墳、立碑,進行祭奠,稱為“復山”。靖州苗族習俗,棺柩落井后,揭開棺蓋,整理遺容和隨葬物,與親人最后面別。地理先生架羅盤定向后,眾人掀土成墳,俗稱“合龍”。此時,孝子跪在墓前,聽先生封贈吉祥語,把錢米投入孝子懷內,以示人財兩發。葬后,挖“井”人取挖“井”時的第一鋤土,喊亡魂回家,將士放在喪家門口土地屋內,有的放在堂屋的神堂上,三年后才放入神龕。葬后第三天,孝子去墓地喊亡魂回家享受飯菜。若地理先生認為,死者當年入土不利,則把棺木放入“井”內,用木塊墊著,待吉利之年,取掉木塊就地入葬。凡屬不正常死亡或未成年人夭亡者,不停柩于堂屋,在寨外設棚停尸,于野外堆柴火化。湘西苗族習俗,送亡者上山安葬后,凡是踩了新墳地的人,一律要回孝家。孝家門外,放有米飯一碗,每人都要取一粒放入口中,然后吐出。吐飯之后,才能進屋。
  古時有土堆叫墳,平頂為墓。墳前、墓地周圍,民間有種植松柏樹的習俗,俗稱“墓柏”。認為松柏長青可以驅邪避鬼。墳正中3尺左右立碑,以防日后陵谷變遷,有失稽考。碑前刻死者稱謂姓名,曰“銘”,墓背刻記死者生平,曰“志”,統稱“墓志銘”。民國時期,多刻銘而無志,俗稱“墓碑”。湘潭一帶,造墓十分認真,富家多用三石碑(一書某之墓,一書某年建,一書子孫某立),石墓圍,還有石華表、石欄桿、石香爐、石人、石馬、石凳、石桌等。貧困人家,則筑土冢、土圍,立一“雨淋碑”(無碑額)。土家族墓碑有“孤碑”、“單廂碑”、“三廂碑”之分。一般人家打“孤碑”;中等人家打“單廂碑”,即正碑外還配有碑帽、門柱、門耳、拜臺等。富有人家打“三廂碑”,即一塊大正碑,兩塊次副碑。正碑刻墓主姓名及其子孫的名字,副碑鐫墓志銘。碑柱、碑門、碑耳、碑梁、碑角、碑帽等雕刻龍、鳳、花、草、人物。

八、居喪禁忌

  湖南民間,殯葬禁忌頗多。死者未入殮時,要防止貓、狗等生肖動物接近尸體。死者入殮時,親屬淚水不可滴入棺中,否則后人不能與死者圓夢。孕婦和行經婦女不宜進入孝堂,俗有“熱血臨喪,家敗人亡”之說。未滿60歲而兇死者不準埋葬祖山,中青年無子而死亡的,不能在上午出殯。人死后未滿49天,婦女不得在家分娩。停柩期間,全家禁止娛樂活動,不舉行婚禮。郴州等地,夭亡者,嬰兒以糞箕裝著,遠埋荒山僻野;五歲以下的,用木板釘成小棺材埋葬;十五歲以上青年,用薄棺葬于荒山野嶺。兇死者用白棺木葬于荒山。凡死于村外者,不能抬回正廳或祠堂,只能在村外搭棚治喪。居喪期間稱“守制”,父死稱“丁外憂”,母死稱“丁內憂”,守制期為1~3年,在此期間不參加科舉考試;家中不得奏樂歌唱,春節不舞龍燈、獅子,不外出拜年,家屬及親友要向亡者靈位拜年;父母死后百日內,兒子不能理發,三年內鞋面縫白布覆蓋,父母一方死亡覆前半截,父母雙亡全覆蓋。湘西苗族習俗,對夭亡的人,不能停靈,尸體置屋外。何時死,何時埋,不用棺木,僅用木板釘一個木匣裝尸。吊頸、跳水、難產而死或被刀槍殺死的人,苗族叫作“打加”,即兇死或不得好死之意。其靈柩不能放在屋內,并且死者家里以至整個家庭都要立即將盛有酸菜的所有壇壇罐罐拋出屋外,摔得粉碎。倘若不摔碎,至少要將壇內物品全部倒光,置空壇于野外,過一段時間才能拿回來。

  附:主要葬式

  舊時,湖南民間流行的主要葬式有土葬、火葬、懸棺葬、二次葬等幾種。
  (一)土葬。即將死者尸體裝殮入棺后埋入士中的葬式,又叫“埋葬”。土葬是歷史最悠久的一種葬式,早在原始公社時期,氏族就有固定的墓葬地。奴隸社會、封建社會的宗族,也都有固定的墓葬地。《禮記·祭義》曰:“眾生必死,死必歸土,此之謂鬼。骨肉斃于下陰為野土,其氣發揚于上為昭明。”《韓詩外傳》曰:“人死曰鬼,鬼者歸也。精氣歸于天,肉歸于地。”認為人死后只有被埋入土中,靈魂才可能升天。人們相信死者在地底下的陰間里,以另一種方式獲得新生。“入土為安”的觀念在湖南民間影響深遠,人們把土葬與封建綱常之一的“孝道”聯系在一起,認為“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能毀傷”,那么父母的身體發膚就更不敢毀傷了。否則是不盡孝道。因此,土葬長時間成為民間惟一正統的葬式。湖南民間迷信墓地風水的好壞,關系到死者家人今后的前途命運,所以對墓地的選擇十分講究。一般必須請風水先生察看風水選擇吉地。風水先生對風水寶地的探尋一般是經過覓龍、察砂、觀水和點穴等四個步驟。覓龍,即找出山脈(龍脈)。察砂,即察看“龍脈”周圍的小山、高地或隆起之處。位于墓穴左右兩則的“龍砂”與“虎砂”,是察看的重點。觀水,即根據河流的發源、流向、消納和分合來確定墓地的好壞。點穴,即最后確定墓穴的位置。選擇墓穴地,俗語云:“砂怕反背,水怕返跳,穴跳,穴怕風吹”。民間流傳《十不葬》歌謠:一不葬粗頑塊石,二不葬急水灘頭,三不葬溝源絕境,四不葬孤獨山頭,五不葬神前廟后,六不葬左右休囚,七不葬山岡撩亂,八不葬風水悲愁,九不葬坐下低頭,十不葬龍虎尖頭。人們既注重墓地風水的選擇,又注意墓地風水的保護。清《攸縣志·卷十八》載:“世族墓地,最嚴砍伐,松柏成林,望之蔚然,此一善也。清明祭掃,瞻拜維虔,應時修筑,免致倒塌,此二善也。志石墓碑,不在禁例。生庚歿葬年月,坐山朝向四至,刊刻垂遠,此三善也。”
  (二)火葬。即用火將尸體焚化的葬式,也叫“焚尸”、“火化”、“熟葬”。火葬是一種古老的葬法。1945年在甘肅臨洮縣寺洼山發掘史前遺址時,出土了一個盛有人類骨灰的灰色大陶罐。說明在原始社會時期就已經出現了火葬習俗。火葬習俗先流行于少數民族中。《墨子·節葬下》載:“秦之西有儀渠之國者,其親戚死,聚柴薪而焚之,熏上,謂之登遐,然后成為孝子。”“儀渠”,即在今甘肅省慶陽縣西南。《荀子·大略篇》載:“氐羌之虜也,不憂其系纍也,而憂其死不焚也。”《北史·突厥傳》載:“死者停尸于帳,子孫及親屬男女各殺羊馬,陳于帳前祭之,繞帳走馬七匝,指帳門,以刀割面,且哭,血淚俱流,如此者七度乃止,擇日取亡者所乘馬,及經服用之物,并尸俱焚之。”由此可見,火葬習俗在春秋戰國時代已普遍流傳。東漢初年,佛教傳入中國,教徒力行火葬,更進一步推進火葬之俗向民間流傳。湖南民間亦盛行火葬習俗。顧炎武《日知錄·火葬》云:“火葬之俗,盛行于江南。”封建社會時期,由于統治者頒布律令禁止火葬,加上火葬習俗與儒家的倫理道德背道而馳,火葬習俗逐漸衰微。湖南各地只有僧人和少數民族地區對非正常死亡或患傳染病死亡的人實行火葬。新中國成立后,政府進行殯葬改革,各大中城市都建有火葬場,火葬因其簡單方便、文明衛生,逐步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
  (三)懸棺葬。是一種將尸體置入棺內,凌空懸掛于懸崖峭壁上的葬式,也稱“崖葬”、“崖棺葬”、“崖洞葬”。懸棺葬多選擇在臨江面海的懸崖峭壁上,棺木距水面十幾米到幾十米不等,有的甚至高達幾百米。它的葬式有木樁架壑式,即棺木一頭置于天然巖洞或巖石裂隙中,另一頭架于絕壁的木樁上。有天然洞穴式,即利用臨河峭壁上天然洞穴略加修整,像壘筑、填平,然后置棺于洞穴之中。有懸崖木樁式,即在臨江的懸崖絕壁上開鑿高、寬約10~15厘米的小方孔,打入木樁,然后架棺其上。另外還有人工開鑿橫穴式、人工開鑿方穴式、巖墩式、巖緣工等。懸棺葬的葬具多種多樣,極富特色。有船形棺、圓形棺、方形棺、木板拼合的棺材等形式。其中,船形棺、圓形棺、方形棺都是用整塊木頭挖鑿而成。唐代《朝野僉載》卷十四載:“五溪蠻,父母死,于村外擱其尸,三年而葬,打鼓踏歌,親屬飲晏舞戲,一月余日。盡產為棺,于臨江高山半肋鑿龕以葬之。自山上懸索下柩,彌高者以為至孝,即終身不復祀祭。”懸棺葬的安置方法,大都采用自上而下縋掛懸棺。湖南境內的苗族、瑤族等少數民族都屬于五溪蠻。
  (四)二次葬。是一種對死者的尸體和遺骨進行兩次或兩次以上分別處理的葬式,又叫“遷葬”、“洗骨葬”、“撿骨葬”。二次葬式在原始社會時期即已經存在,并一直伴隨喪葬文化,直到現代,仍然成為許多民族或地區的重要葬式。采用這種葬式的民族,認為人的血肉是人世間之物,只有等肉體腐爛之后將尸骨埋葬,死者的靈魂才能進入另一個世界。實行二次葬的最常見方式是將死者先停放或暫埋(厝)于一個地方,等尸體腐爛殆盡,再收拾骨殖正式埋葬或加以處理。《梁書·顧憲之傳》載:“衡陽土俗,山民有病,輒云先亡為禍,皆開冢剖棺,水洗枯骨,名為除祟。”這里“洗骨葬”的目的是為了祛除死者的鬼靈作祟。醴陵東鄉一帶,有葬后三年“檢金”的習俗。即死者下葬三年后,孝子到墓地將墳墓挖開,并開棺驗尸。若尸體完好,就依照原樣封閉掩埋;若尸體已腐爛,則將尸骨收入壇中,另行安埋。湖南民間,實行二次葬的有幾種情況:有的夫妻先后逝世,遺囑要求合葬一處,孝子為他們進行二次葬;有的人客死他鄉已就地埋葬,亡者家屬要將遺體遷回家鄉而進行二次葬;有的是孝子在夢中聽亡者言陰宅不好而進行二次葬。懸棺葬的二次葬是待死者尸體腐爛后,將尸骨收入棺木再送至懸崖上。

更多精選報道盡在湖南新聞網

彩客网 嘉禾县 | 广饶县 | 右玉县 | 娱乐 | 白银市 | 扎囊县 | 沂源县 | 芜湖县 | 商河县 | 盐池县 | 武隆县 | 灵丘县 | 三江 | 定日县 | 米林县 | 密云县 | 商都县 | 瑞昌市 | 广宗县 | 汉阴县 | 五指山市 | 陇西县 | 贺兰县 | 诸城市 | 青州市 | 奈曼旗 | 彭泽县 | 马山县 | 南昌县 | 买车 | 渭源县 | 龙岩市 | 井陉县 | 柳林县 | 宜章县 | 会理县 | 道真 | 营山县 | 南华县 | 长寿区 | 邵东县 | 潞西市 | 宁强县 | 平罗县 | 耒阳市 | 黑龙江省 | 稷山县 | 宕昌县 | 霍邱县 | 忻城县 | 容城县 | 荆州市 | 交城县 | 容城县 | 通州区 | 调兵山市 | 阿城市 | 长岭县 | 淮滨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锦州市 | 贵德县 | 咸宁市 | 衡南县 | 蒙山县 | 罗田县 | 股票 | 道真 | 金平 | 公安县 | 碌曲县 | 武平县 | 武义县 | 花莲市 | 尼勒克县 | 绥芬河市 | 临夏市 | 新建县 | 德安县 | 道真 | 宁武县 | 合山市 | 静海县 | 江源县 | 江源县 | 浦东新区 | 汝州市 | 南投市 | 宝鸡市 | 永善县 | 灵石县 | 新和县 | 台南市 | 乡城县 | 湖南省 | 昆山市 | 临猗县 | 双城市 | 鄱阳县 | 罗甸县 | 内黄县 | 双江 | 深水埗区 | 遵化市 | 临沭县 | 自贡市 | 邵东县 | 九龙坡区 | 莒南县 | 衡阳市 | 奎屯市 | 沈阳市 | 榕江县 | 平远县 | 班玛县 | 乌鲁木齐市 | 吉水县 | 芜湖县 | 阳江市 | 平安县 | 宝应县 | 崇文区 | 哈密市 | 彭水 | 原阳县 | 武义县 | 额济纳旗 | 余干县 | 乌兰浩特市 | 浦北县 | 襄垣县 | 芦山县 | 巴林左旗 | 雅江县 | 城口县 | 洮南市 | 阆中市 | 中宁县 | 鹤岗市 | 双桥区 | 白城市 | 离岛区 | 文化 | 河北区 | 涡阳县 | 尉氏县 | 永修县 | 英吉沙县 | 卫辉市 | 禄劝 | 介休市 | 天峨县 | 洛川县 | 土默特左旗 | 马尔康县 | 林芝县 | 陇川县 | 宁陕县 | 周口市 | 开封市 | 逊克县 | 鸡泽县 | 水富县 | 万年县 | 双江 | 泉州市 | 开化县 | 西贡区 | 沙洋县 | 永修县 | 德令哈市 | 太仆寺旗 | 东乡族自治县 | 徐州市 | 永泰县 | 福建省 | 宁国市 | 砀山县 | 长汀县 | 徐州市 | 永宁县 | 南充市 | 安义县 | 竹北市 | 博乐市 | 霍邱县 | 灵台县 | 东兰县 | 彭水 | 塘沽区 | 东兰县 | 重庆市 | 曲周县 | 盐城市 | 邵东县 | 武穴市 | 瑞昌市 | 永兴县 | 白水县 | 山东省 | 大丰市 | 嘉善县 | 瓦房店市 | 尼勒克县 | 綦江县 | 新宁县 | 游戏 | 白朗县 | 陕西省 | 舟山市 | 钟山县 | 霍山县 | 海丰县 | 淮滨县 | 平顶山市 | 自贡市 | 五指山市 | 天全县 | 鹿邑县 | 阿瓦提县 | 临夏县 | 赫章县 | 大足县 | 竹北市 | 嘉禾县 | 伊金霍洛旗 | 柳林县 | 濮阳市 | 东乡 | 莒南县 | 鸡泽县 | 城固县 | 冷水江市 | 鹿泉市 | 五大连池市 | 万安县 | 双鸭山市 | 永丰县 | 钦州市 | 周口市 | 交城县 | 双流县 | 郓城县 | 东乡族自治县 | 子长县 | 客服 | 汉沽区 | 涞源县 | 淮北市 | 安远县 | 郑州市 |